首页>>情色幽默> >调教4 ->

首页  »  调教4 -

 

第六条 我只穿我的主人为我准备或允许我穿的服饰
  第七条 我绝不询问我的主人所要求我做的任何理由,并将我的主人所交付之命令立即的服从并马上去执行。
  第八条 我被告知我的主人将要回家之前,我会跪在门口,恭迎我的主人归来。
  第九条 我会随时注意阴毛的整齐,阴毛不可以露出在亵裤外,破坏视觉的美感。
  第十条 我将始终尊敬我的主人,决心只爱我的主人并只为我的主人服务,让他以拥有一只美丽淫荡小母狗为骄傲。
  第十一条 我会随时保持身体干净完全健康,好让我的主人方便使用,并为他带来快乐。
  第十二条 我将尽力使自己不成为我的主人的负担。
  第十三条 我决不隐瞒对我的主人的忿怒或怨恨;如果那样的情绪出现在我的意识里,将立刻向我的主人承认。
  第十四条 我将欣然地服从我的主人希望添加的准则,无论在今日或以后。
  第十五条 我将心甘情愿的遵守上面的每一项条款,我是我的主人最疼爱的淫荡小母狗。
  第十六条 我如果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,我只有一次立即改进的机会,再有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,我心甘情愿接受任何的处置,绝无怨言。
  见证人: 萧韦翎签署人: 林丽桦丽桦也没细看是什么条款,就在签署人的位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  丽桦签完之后,我就拿给韦翎,也请她在上面签名;韦翎则在大概看过之后,也在见证人的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  韦翎签好之后,我就把它收好,放在先前收藏录像带的地方。
  ☆
  ☆
  ☆
  ☆“丽桦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只真正的母狗了!高不高兴呀?”
  “啊……!我……是……只……真……正的……母狗……了!”丽桦被春药药力激发着情欲,断断续续地覆诉着。
  “柏帆,现在我们要对丽桦做些什么呢?”韦翎问道。
  “这个嘛……!能不能请你坐到那张椅子上呢?”我指着客厅里的一张单人沙发。
  “哦!好的!”韦翎走到沙发后坐了下来。
  “母狗去侍候自己的姐妹吧!就像服侍主人一样!”我命令丽桦去挑逗韦翎的情欲。
  丽桦像狗一样爬了过去,从韦翎的脚趾开始一根根地舔着,接着是脚背、脚踝、小腿、大腿,最后隔着韦翎的内裤舔弄着韦翎的阴唇。
  “韦翎!你可以趁丽桦在帮你服侍的时候,鞭打丽桦的屁股。”我对韦翎说着。
  韦翎的手上还拿着那根皮鞭,因为丽桦的服侍,她的脸正泛红着,她听到我那么说,想也不想地就对着丽桦的屁股打了下去。
  〝啪〞的一声,丽桦的嘴里只〝嗯〞了一声,仍继续地服侍着韦翎。
  韦翎脸上越来越红,嘴里也开始轻轻地发出了呻吟。
  “韦翎,让丽桦更用心地帮你服侍吧!”我对韦翎说完后,又对丽桦下命令:“母狗,用嘴帮你的姐妹脱去内裤,更用心地服侍她吧!”
  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,就用她的嘴左一下右一下地慢慢脱掉韦翎的内裤。
  “柏帆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”韦翎本想阻止的,但丽桦已脱下了韦翎的内裤正用她的舌头,舔逗着韦翎的阴蒂。
  我算了算时间,韦翎喝下的春药也该开始发作了。
  才正想着,韦翎嘴里正说着自己身体的感受:“啊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热……
  哦……嗯……“
  韦翎把手里的皮鞭放下,空出了双手在自己的乳房及乳头上抚弄着。
  看到韦翎也为了情欲,不顾一切地抚弄着自己的身体,我当然不愿放过这个好机会,拿起了V8用心地拍摄着。
  “母狗过来服侍我吧!”我边拍着韦翎,边命令丽桦。
  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,便转向我这爬了过来,她爬过来后,舔吮着我的脚趾及脚背。
  韦翎则因为失去了丽桦帮她分担下体的搔痒感,就用自己的右手继续抚弄着自己的阴户。
  “母狗直接服待主人吧!”我拍着韦翎手淫的镜头,自己的肉棒早已因眼前韦翎自慰的景像而勃起着。
  丽桦到我的命令后,用嘴费力地先帮我脱去了西装裤,再用嘴咬下了肉裤;我的肉棒因为少了内裤的束缚而打在丽桦的脸上。
  丽桦脱掉了我的内裤后,先用她的舌头在我的肉棒上舔着,她非常用心地舔着,一只手握着阴茎上下套弄、另一只手则在抚弄着我的阴囊;她看到我的马眼有着透明的液体时,就把我的肉棒含进了她的嘴里,她一边吸吮着肉棒、一边用她的舌头在马眼上舔弄着。
  沙发上的韦翎也正发出了春潮进行曲,这令人感到淫秽的场景更是令我兴奋不已。
  “母狗去拿按摩棒来帮帮你的好姐妹吧!”我命令丽桦去拿她先前用过的按摩棒去帮韦翎。
  丽桦用嘴含着按摩棒,慢慢地插入韦翎的阴道里。
  “哦……!”按摩棒刚插入韦翎的阴道,韦翎就不自主地发出满足的呻吟;丽桦用嘴含着按摩棒的底部缓慢地抽插着;我则插入丽桦的阴道内,继续地拍摄着,我拍摄的重点当然是丽桦用按摩棒抽插着韦翎的镜头,毕竟这是准备用来控制韦翎的法宝啰!
  等我拍到认为差不多时,我停止了拍摄,专心地抽插着丽桦。
  丽桦的嘴也因为无法专注而更慢了,所幸这时的韦翎也已达到高潮,仍在那沉醉在这不寻常的性经验里。
  “哦……请……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用……力……插……死……淫……荡…
  …的……的……母……狗……哦……“丽桦请求着。
  我则不理她的以我自己的速度抽插着,丽桦感觉我并未因她的请求而加快,则一边呻吟着、一边晃动起自己的腰部,好得到更大的感受。
  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也忍受不住射精的欲望,在要射精的那一刻抽出,将我的精液射在丽桦的背后,韦翎的身上也被射到了一些。
  我大略地休息了一阵子,就立刻把录像带从摄影机拿出来,先拿去存放着,等那天再拿出来,好好地运用它;此时,丽桦及韦翎则因为兴奋过度正熟睡着。
  我放好之后,又拿了卷空白的影带放到摄影机里,随便拍了点丽桦及韦翎的睡姿;打算一会若韦翎醒来,想要拿走录像带的话,就把这卷带子交给她。
  韦翎一直睡到一点多才醒了过来,她醒来之后,羞涩地看了我一眼,就开始默默地穿上衣服。
  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就把丽桦也叫起来,命令她穿上衣服回家去。
  一直到我送韦翎坐上出租车为止,韦翎都没想起她今天晚上淫荡的样子,都被拍了下来。
  送走韦翎之后,我回到家里先将摄影机的录像带,倒回至开头后,就去睡觉了。
  早上七点,丽桦认命地来找我报到了,她穿著着另一套公司制服,我二话不说地拿起剪刀。
  正准备帮她修改服装时,丽桦开口求饶了:“请主人不要剪这套制服好吗?
  母狗到公司上班时,一定要穿著公司的制服才行,求求主人……“
  我沉思了一会,说道:“好!可以!”
  丽桦一听到我答应不修改她的衣服,立刻感激地说:“谢谢主人!”
  “你那么高兴干吗?我是答应不修改你的衣服,可是我可没说你可以这样子去上班哦!”我佯怒道。
  “主人……”丽桦不知道我又要做些什么,紧张的等待着。
  “把衣服脱了!”我命令着。
  “是……主人!”丽桦回答后,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。
  我拿了条麻绳及跳蛋过来,等着丽桦脱完。
  “过来!”我看丽桦脱完了,就命令她到我前面来。
  丽桦慢慢地走了过来,我先拿起跳蛋塞入她的阴户里,再拿起绳子在她身上开始绑起“龟甲缚”,当绳子绕过胯下时,我特意在阴户的位置打上一个结,用力地拉紧,绑好之后,我蹲在丽桦的身前,调整着结的位置,好使它卡入丽桦的阴道口;调整好之后,我把跳蛋的控制器打开到弱,再把控制器插在她胸部下方的绳子,才命令丽桦穿回衣服。
  “听好!你不准私自将跳蛋关上以及把绳子解开,晚上我会检查绳子,若被我发现你动过绳子的话……嘿嘿!还有,你想上厕所的话,就直接这样尿出来,尿湿了绳子也没关系。知道吗?”
  “是,主人!”因为我绳子收得很紧的缘故,丽桦正不舒服地扭动着,她上身因为绳子的关系,所以无法穿上胸罩。
  当她正准备穿上内裤时,我阻止了她:“还穿什么内裤?绳子就是你的内裤!
  把内裤给我,然后穿上裙子!“
  丽桦把正准备穿上的内裤交给我后,穿上了丝袜跟裙子。
  当丽桦穿好之后,我则和丽桦一同出门上班去了。
  丽桦走得很慢,她的脸非常地红,她一步步地慢慢走着,努力地适应着绳子及跳蛋所带给她的两种不同的感受。
  由于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不同的方向,因此我们在车站就各自去上班了。
  离去之前,我则再交待丽桦说:“到公司后你找个时间打电话给我,这是我的电话。”说完,我把手机的号码给她后就离去了。
  我到公司没多久的时间,手机就向了。
  “喂!我是柏帆!那位?”
  “是我!我是丽桦!”
  “嗯!韦翎有没有在你附近?”
  “有!”
  “把电话拿给她。”
  “好。”
  ……
  “喂?”
  “韦翎吗?我是柏帆。”
  “柏帆,你有什么事吗?”
  “是这样的!今天晚上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呢?”
  “今晚呀?嗯……有呀!”
  “那今晚能不能请你陪丽桦一同到我那去呢?”
  “好呀!不过……”
  “怎么了吗?”
  “没有,没什么!”
  “哦!丽桦她现在身上绑着绳子,阴户里有一颗跳蛋,你能不能帮我注意她一下呢?”
  “要注意她什么吗?”
  “看她今天有什么样的反应啰!晚上请你告诉我。”
  “好的!我知道了!”
  “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!掰掰!”
  “掰掰!”
  接下来我一边工作着、一边盘算着晚上要如何让韦翎更加陷入这异常的情欲世界里。
  我回到家后,先将摄影机找了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放好,没多久,丽桦就跟韦翎一起来了,我把录像键按下后,才去开了门。
  我招呼她们进来之后,先命令丽桦脱去身上的衣服,检查她有无动过绳子,但看来她很服从地没有动过,在阴户的绳子早已湿透了,绳子沾满了丽桦的淫水,更有着尿水的味道。
  “嗯!好乖!”我摸摸她的头:“母狗现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!”
  丽桦旋即四肢着地的趴下,抬着头看着我。
  我则去拿来项圈,交给了韦翎:“请你帮她戴上吧!”
  韦翎接过项圈就套上了丽桦的脖子,戴好后,她抚摸着丽桦的脸。
  “韦翎,她今天一天在公司的状况如何呢?”我去倒了杯水给韦翎,也在水里悄悄地加入了春药。
  韦翎接过杯子后说:“她今天一天都坐立难安,还去了不少次厕所,她的脸一直都红红的,不知情的同事还以为她抹了太多的腮红!要不是因为我知道真相的话我也会这么认为呢!”
  “呵呵!是呀!”
  “是呀!还有,她今天整天都恍恍惚惚的,若不是柏帆你要我帮忙注意她的话,她今天铁会被主任骂死。”韦翎说到这喝了口水。
  我转头看着丽桦,她正自己在轻轻摇动着屁股,她的嘴微微地张开着,从嘴角流下了口水。
  “母狗过来!”我命令着丽桦。
  丽桦慢慢地爬了过来,蹲在我的前面,抬头看着我。
  “母狗怎么啦?受不了想要了吗?”
  “嗯……那……那……里……好……痒……”
  “那里好痒呀?”我佯装不知地问。
  “母……狗……的……淫……淫……穴……好……痒……”
  “母狗对主人打招呼吧!”
  丽桦帮我把裤子脱了下来,舔弄起我的肉棒,她一边舔弄、一边继续摇晃着自己的屁股,活像是发情的母狗在等待着公狗的插入。
  韦翎在一边看着,她不自觉地猛喝着水,她的脸上也开始红润了起来。
  “韦翎,昨天的感觉好吗?”我突然问韦翎。
  “啊?什么?”韦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。
  “昨天的感觉好吗?”我再问了一次。
  “啊!哦!感觉好是好,但是太剌激了!”
  “会哦!可是那种感觉却会令你难忘,对吗?”
  “嗯……是呀!”韦翎不好意思地说。
  “其实每个人都有虐人及被虐的倾向,只是端看有没有被人发掘出来而已,像你就是;再拿丽桦来讲好了,她就完全倾向于被虐这方面。”
  “是哦!”
  “是呀!像文学大师尼采就说过,去女人那里别忘了带鞭子去,那也是因为每个女人都具有被虐的倾向,只是自己知不知道而已。”
  “我认为我大概无法接受吧!”
  “那你就太先入为主了,没有尝试过的话,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倾向;丽桦原本也是不太能接受呀,但是你看她现在不也一样沉溺在被虐的快感里吗?”
  “可是这样会有快感吗?”
  “当然会呀!当我们人感到疼痛时,大脑就会释放出一种叫脑内啡的物质来减轻疼痛的感觉,可是当疼觉少后,脑内啡仍存在着,那时反而会觉得舒服。问你一个问题,当你感到痛的时候,你会怎么做呢?”
  “去揉痛的地方呀!”
  “那你在揉的时候是不是就会感到舒服呢?”看到韦翎点头,我又接着说:“那就是脑内啡在你的身体里发生了效用,减轻了疼痛的感觉。”
  韦翎沉思着,好象在思索着我说的真实性。
  “其实你不妨试试,若是你真的觉得不能接受的话,那就停止好了。”
  韦翎又想了一会,抬头看着我说:“那……我试试看吧!但我说停止就要停止哦!”
  “好的!”看到韦翎正步向我设下的陷阱里,我不由得暗喜。
  第七章
  双犬调教“那这样吧!你先像丽桦这样趴着,爬到我这来。”
  韦翎把杯子的水一口气喝完,放下了手中的杯子,如同丽桦一样四肢着地趴着,慢慢地爬了过来。
  “丽桦,背向我,我把绳子解开。”
  “是,主人!”丽桦慢慢地转了过去,背对着我。
  “韦翎,你就接替丽桦刚刚的工作吧!”我命令着韦翎,韦翎爬了过来,接替丽桦舔弄着我的肉棒。
  我一边解开丽桦身上的绳子,一边享受着韦翎的口交。
  我把绳子解开了之后,命令丽桦去叼来皮鞭。
  我拿到皮鞭后,轻轻地先在韦翎的身上打了一下:“可以接受吗?”
  韦翎含着我的肉棒轻轻地点头。
  “我稍微用力一点哦!”我加重了力道,打在韦翎的屁股上。
  “嗯!”韦翎的眉头皱了一下,但仍继续舔弄着。
  “丽桦,去让你的姐妹舒服一点吧!”我命令着丽桦。
  丽桦爬到韦翎的后面,隔着内裤舔弄着韦翎的阴部;韦翎受到丽桦及春药的双重剌激,也开始轻轻摇动着自己的屁股。
  “韦翎会舒服吗?”
  “嗯!刚被打的时候有点痛,但现在好舒服!”
  “韦翎你也把衣服脱了吧!这样感觉会更好点。”
  “嗯!”韦翎脱着自己的衣服,我示意丽桦帮忙。
  在丽桦的协助下,韦翎很快地也一丝不挂了。
  “韦翎,你继续刚才的动作吧!我会不定时地鞭打你哦!”
  “嗯!”韦翎继续舔弄着我的肉棒,我示意丽桦也去舔弄韦翎的阴户。
  我慢慢地旋动皮鞭打着韦翎的屁股,韦翎也只是轻轻地〝嗯〞了一声而已,她摇动屁股的频率也慢慢地加快;丽桦也卖力地舔弄着韦翎的阴户,一只手还摸着自己的淫穴。
  “韦翎,你转过来,我看看!”我命令着韦翎。
  韦翎慢慢地转了过来,她的阴户湿答答的,真不知道那是她的淫水?还是丽桦的口水?
  我伸出手,轻轻地拨开丽桦的阴唇,她的阴道里,仍流出了半透明的淫水。
  “韦翎,看来你跟丽桦一样,都是喜欢被虐的哦!”
  “我……”韦翎的脸半转了过来,她的脸早已红透了,眼角流露着羞却的眼神。
  “韦翎把上身挺起来,把双手放在背后!”
  韦翎依言把上身挺起来,双手背到了背后。
  我拿起先前绑在丽桦身上的麻绳,用“高手小手”的缚法把韦翎绑住。
  韦翎的胸部因为绳子的压迫,更加地坚挺了,她静静地接受着捆缚;丽桦在这时吻上了韦翎的胸部,逗弄着韦翎的乳头。
  我绑好韦翎之后,一手轻轻地扳过了韦翎的头,吻着她的唇,双手移到她的胸前抚弄着她的乳房,抚弄了一会,我的右手移向她的阴户,我手触可及皆是一片湿润。
  “你也很适合当母狗哦!你看这么湿!”我把右手举到她的眼前,让她看着我手上的淫液。
  “好丢脸……!”韦翎低着头不想再去看它。
  我又去拿了一条绳子、口枷及按摩棒,把丽桦也绑了起来,在她的嘴里塞入口枷后绑好,再拿按摩棒插进丽桦的淫穴里,并且开到最大。
  丽桦躺在地上蠕动着身体,享受着按摩棒带给她的舒服感,从口枷的洞里流泄出呻吟。
  韦翎看着丽桦蠕动着身体,听着丽桦的呻吟声,仿佛若有所思地呆楞着。
  我看着韦翎的表情,不经意地瞄过韦翎的下体里,发现在她阴户下方的地板上,有着韦翎的淫水正在发光。
  于是,我一边在韦翎的耳边吹气,一边对韦翎说:“你看,丽桦现在不需要男人的插入就会感到兴奋,她是不是很淫荡呢?”
  韦翎轻轻地点点头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,她的眼里流露出羡慕的光芒。
  “若你愿意的话,你也能像她一样尽情地享受高潮,但你也得跟她一样成为我的母狗。”我边说着话,手也在她的淫穴不停地抚弄着。
  韦翎的意识在听到我说的这句话后,仿若从太空中回到了她的身上,她回头看了看我后,随即低下头去!
  “韦翎,你不是很羡慕丽桦能尽情地享受高潮吗?就让我好好地调教你如何?”
  韦翎很讶异地看着我,因我说出了她心里的想法,她再次看着丽桦,她轻轻地咬着下唇并点了下头。
  “韦翎告诉我,你是不是愿意呢?”我柔声地问着韦翎,因为我不能确定韦翎是否点头了。
  韦翎“嗯……”了一声后,头低得更低了。
  “来……看着我……”等韦翎抬起头来看着我时,我又说:“那从现在起,你也是我饲养的母狗啰!你也要跟丽桦一样签下母狗条款,知道吗?”
  “嗯……”
  “以后不管回答什么,都要说”是,主人!“,知道吗?”
  “是……主……主人……!”韦翎回答后,头立刻地低了下去。
  我吻着韦翎的唇,一手抚摸着她的胸部,一手抚弄着她的淫穴。
  韦翎从咙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,她的淫水流满了我抚弄着她的手。
  我把韦翎的上半身推倒,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,她的淫穴在我的面前闪耀着银光。
  “韦翎,以后你的名字就是”媚犬“!知道了吗?”
  “是……主人!”
  我把我早已兴奋不已的肉棒插入韦翎的淫穴时,韦翎发出“哦!”的一声,愉快地享受着被肉棒插入的快感。
  一旁的丽桦早已受不了按摩棒的强烈剌激而昏睡了过去,只剩下按摩棒在那发出〝嗡……嗡……〞的低沉声响。
  我抽插着淫穴,韦翎的身体早被春药的药力激发的敏感不已,此时再被我的肉棒插入,很快地就到达了高潮。
  我则再抽插了一阵,当韦翎到达第二次的高峰时,将我的阳精全数射在韦翎的脸上。
  我休息了一会,先解开了韦翎身上的绳子,让韦翎的血液能早点恢复流通;我再去拿了枝笔及新的母狗条款放在韦翎的面前。
  “媚犬,看完之后,签下媚犬的名字吧!”
  我说完后,就去解开丽桦身上绳子及口枷,按摩棒仍继续地插在丽桦的淫穴里。
  当我将绳子收好时,韦翎已在﹝母狗条款﹞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。
  我把丽桦叫起来,要她在见证人那边也签上她的名字。
  丽桦还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,也没细看签署人是谁,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;签完之后,就又睡着了。
  丽桦签好之后,我拿着条款及在韦翎的面前晃动着:“媚犬,从现在开始,你就跟丽桦一样,丧失了站立行走的权力,只要是在主人这里,你就只能跟丽桦一样用爬的,知道了吗?”
  “是……主人!”韦翎恭敬地回答着,她完全没想到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所设下的陷阱。
  “现在我帮你戴上母狗的身份象征─项圈吧!”
  我去拿来另外一条项圈,挂戴在韦翎的脖子上,并在项圈上挂上了狗炼。
  “你跟丽桦还真是一对好姐妹呀!不但一同成了母狗,还是一对母狗姐妹呢!”
  我嘲讽着韦翎:“去把你的好姐妹叫醒吧!”
  “是……主人!”韦翎回答完之后,就爬过去摇晃着丽桦。
  “丽桦……丽桦……起来了!”
  “嗯……韦翎……?”
  丽桦看着韦翎,猛然才想到自己现在在我这里,抬起头看着我。
  当她看到我手上拿着一条狗炼,目光慢慢地顺着链子移动,当看到链子的另一端正系在韦翎身上时,她愣住了。
  当她稍稍回过神来,却又看到韦翎的脖子上,也跟她一样戴着项圈时,她更惊讶了。
  “韦翎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也戴着项圈?”丽桦呆愣地问着韦翎。
  “因为她跟你一样也成为我饲养的母狗了。”我微笑着回答丽桦。
  丽桦不敢置信地看着韦翎,韦翎轻轻地点了点头后说:“因为我很羡慕你能尽情地享受高潮,所以……”
  “媚犬,过来!”我命令着韦翎。
  韦翎慢慢爬到我的脚下,蹲在那边等着我的另一个命令。
  丽桦听到我叫韦翎为‘媚犬’时,她还以为她听错了。
  “韦翎,你……你……是”媚犬“?”
  “是呀!你的好姐妹,从现在开始叫做”媚犬“,不再叫做韦翎。”我摸了摸韦翎的头。
  丽桦充满怨恨的看着我,好象在说:{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对韦翎下手吗?}我笑了笑说:“怎么啦?在生气你没有名字吗?丽桦母狗!”我顿了顿又说:“若是这样的话,你从现在开始的名字就叫”丽犬“吧!”
  丽桦生气地说:“谁要那种丧失自我的名字呀!”
  韦翎听到丽桦这么说,头低了下去。
  “少废话,你这只贱母狗正适合这个名字。”我也生气了。
  丽桦本来还想要回嘴,但看到我已经生气了,也只好按捺着。
  “丽犬,过来!”我命令着丽桦。
  丽桦不为所动,下定了决心与我抗争着。
  “你皮痒了是吗?”我看到丽桦无言的抗争着,更为火大了。
  丽桦因为怕我又用什么想象不到的方式对待她,便慢慢地爬了过来,但仍低着头不愿意看着我。
  “媚犬,好好看着,以后你若不服从主人的命令的话,丽犬的下场就是最好的借镜。”韦翎抬起头看着我及丽桦。
  我拿来皮鞭、浣肠液及肛塞;一鞭一鞭地用力抽在丽桦的身上,打得丽桦哀叫不已;我打了大约五十下,丽桦的身上到处都是红色的鞭痕。
  我丢下手中的皮鞭,拿来浣肠液,二话不说地灌了2000CC到丽桦的肛门里,灌完之后立刻以肛塞塞住丽桦的屁眼,使她不能自由地排泄。
  “啊……我……的……肚……子……好……痛……呀……!”丽桦痛得在地上打滚,嘴里还不停地哀嚎着。
  “这就是你不服从的下场,媚犬你也好好给我记住!”
  “是……是……主…人……!”韦翎被我惩罚丽桦的方式震慑住了,吞吞吐吐地回答着。
  “不……行……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要……上……厕……所……我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了……!”丽桦哀求着,她的身上冒出一颗颗的汗珠。
  “你以后还会不服从吗?”
  “不……不……敢……了……”
  “那你叫什么呀?”
  “丽……丽……犬……”
  “很好!是你自己说的哦!丽犬!”我哈哈大笑着。
  “请……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让……丽……丽……犬……去……上……上……厕……所……”
  “媚犬,把屁股朝向主人。”我不理会丽桦,命令着韦翎。
  韦翎把屁股朝着我,正担心我想做什么时,我已将吸满了100cc浣肠液注射器的管嘴插进了她的屁眼。
  “让媚犬也感受一下这个滋味,因为是感受,所以只灌我手上的这一筒就好。”
  说完,我压下推杆,将注射器里的浣肠液全部灌进了韦翎的肛门里;灌完之后也拿了一个肛门塞塞住了韦翎的屁眼。
  没多久的时间,韦翎也跟丽桦一样在地上打滚着。
  “请……主人……饶……了……媚……犬……吧!啊!好痛呀!”韦翎哀求着。
  “媚犬好好记住呀!以后要是不服从的话,下场绝对会比现在更惨!知道吗?”
  “是……主人……”
  “丽犬,那你呢?”
  “丽……丽……犬……以……后……再……再……也……不……不……敢……了……!”
  “丽犬、媚犬把你们的屁股对着对方!”我命令着她们两个。
  她们为了能快点从浣肠的地狱离开,想也不想地立刻将屁股对着对方。
  我同时拉下了她们屁眼里的肛塞,立刻向后退了一步。
  肛塞一被我拉掉,丽桦及韦翎再也忍不住地排泄了出来,丽桦被灌入最多,因此她喷出来的排泄物,很快地就喷了韦翎一身;当然,丽桦的身上也都是韦翎的排泄物。
  看着她们两个犬姐妹互相喷洒着排泄物,我在一旁嘲笑着:“两只粪犬!”
  当她们将肚子里的浣肠液都排清了以后,客厅里几乎都是她们的排泄物。
  我拿来扫帚及畚箕,扫去满地的秽物,经过上半夜的感官剌激及体力消秏,我已累惨了,打算去好好睡一觉补充补充体力,但又不想让她们两个轻松地过完下半夜。
  于是我拿了几条麻绳及两颗跳蛋,走到她们两个身边。
  先在她们的淫穴里各塞入一颗跳蛋,拿起一条麻绳,先在韦翎的腰部绕了一圈后,以股绳的绑法绑好,另一头则在丽桦的身上依样绑好,如此她们两个就以屁股相连着,无论那一个有所动作,另一个都会受到牵连。
  为了要达到这个效果,我将她们的小腿左右分开地绑在一起,由于刚才的高手小手并未解下,因此这时她们的姿势看来就有如一个等腰三角形,我打开跳蛋的电源后,就不理她们自顾自的去休息了。
  我一直睡到早上六点多,在闹钟的狂响之下醒了过来;我走到客厅,她们两个仍保持着相同的姿势清醒着。
  (找时间去买只双头龙回来!)我心想着。
  我解开她们身上所有的束缚后,让她们俩去洗了个澡,我则利用这段时间去把摄影机收好,摄影机内的录像带,正合我意的刚好在昨晚浣肠时结束。
  她们洗好之后,我拿来跳蛋塞入她们的淫穴内,又拿来麻绳在她们的身上装饰着。
  我依旧在丽桦的身上绑上“龟甲缚”,在韦翎的身上则是绑上了“变形菱绳”;绑好之后,我命令她们穿上衣服,而我则是拿来两个控制器并装上两组新的电池。
  丽桦及韦翎穿好衣服之后,我将控制器与跳蛋连接好,将开关开在“弱”的位置上。
  当一切都准备好之后,我才拿下她们脖子上的项圈,放在鞋垫上。
  “你们听好,绳子及跳蛋你们都不准动,下班之后就到这来,知道吗?”我看到她们两个都点了头后,接着又说:“进来后,主动将身上的衣服脱掉,项圈我就放在这,衣服脱完后自己将项圈戴上!知道了吗?”
  丽桦及韦翎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是,主人!”
  “嗯!很好!去上班吧!”说完后,我们三个就一同出门上班去了。
  第八章
  女犬印记晚上,当我回到家时,丽桦与韦翎已经依照我早上的命令,装备好了在等着我。
  我检查了她们身上的绳子以及跳蛋的状况,确定她们有依照我的命令未曾动过。
  “媚犬,今天一整天的感觉如何?”我问着韦翎。
  “主人,媚犬今天一整天身体都处在兴奋的状态下,淫水一直不停地流着……”韦翎不好意思地说出她今天一整天的感受。
  “嗯!媚犬能接受吗?”
  “媚犬能接受,主人!”
  “好!那丽犬呢?今天一整天的感觉?”我再问丽桦。
  “丽犬跟媚犬一样。”
  “嗯,很好!现在你们要录下”母狗誓言“!”说完,我拿出她们两个的﹝母狗条款﹞、摄影机及一根按摩棒,并在摄影机里装进新的录像带。
  “丽犬及媚犬,你们两个一手拿着自己的”母狗条款“,一手用按摩棒抽插着自己的淫穴,并大声地念出”母狗条款“上的条文及姓名,做为你们自愿成为母狗的证据!丽犬先来!”
  我先帮她解开了束缚了她一天的绳子,也取出了她淫穴内的跳蛋,将丽桦的﹝母狗条款﹞及按摩棒交给她,好让她能够轻易地用按摩棒抽插着她的淫穴。
  丽桦一手将按摩棒插进自己的淫穴内,一手拿着﹝母狗条款﹞,我打开了摄影机后,便示意丽桦开始。
  “母狗条款 第一条 ……;第二条 ……。 签署人:林丽桦。”
  丽桦宣誓之后,我先关上了摄影机,将她的﹝母狗条款﹞先收了起来,再拿起原本绑了她一天的绳子,将她以高手小手的方式绑好;在她阴道内插入我在回家前先去买的“双头龙”。
  双头龙在丽桦的体内旋动着,丽桦则因刚才已被按摩棒抽插得兴奋不已,此时再也忍受不住地呻吟着。
  为了避免丽桦的呻吟会被录进录像带里,因此我拿来今天新添购的口枷,塞入丽桦的嘴里。
  由于新买的这个口枷是塞入式的,它并不像原本的那个口枷一样有洞,因此非常有效地阻止了丽桦的呻吟声。
  “媚犬,该你了!”我照样先帮韦翎解开束缚了她整天的绳子及跳蛋,才将韦翎的﹝母狗条款﹞及按摩棒交给她。
  “照着刚刚丽犬的方式做吧!”我说完后拿起摄影机开始拍摄着。
  “母狗条款 第一条 ……;第二条 ……。 签署人:萧韦翎。”媚犬一个字一个字地宣誓完后,我一样将韦翎再次绑了起来。
  “媚犬!你跟你的好姐妹一起快乐吧!”
  ○为写作上的方便,自此以媚犬《韦翎》与丽犬《丽桦》取代原本设定之人名。
  ○我命令媚犬自己将淫穴对着双头龙,让双头龙进入她的淫穴内。
  由于双头龙旋动着,对行动不方便的媚犬来说,并不是那么容易,因此媚犬花了些时间,才顺利地让双头龙进入了她的阴道内。
  我先取下丽犬嘴里的口枷,再从摄影机里拿出了录像带,并放入另一卷录像带后,将摄影机开着,拍下媚犬及丽犬用双头龙到达高潮的画面。
  伴随着她们此起彼落的呻吟声,我则去将她们的誓言录像带及条款收好。
  我拿出了前天录的录像带,将它放在放映机里后,打开了电视,让它播放出来,电视里的媚犬拿着皮鞭鞭打着丽犬,和现在她们两个一同成为母狗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  看着录像带及丽犬她们的现场秀,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!
  (何不让她们两个互相调教呢?)我又想了会:(嗯!就决定这么做!)
  我将道具都拿了出来,放在她们的身边后,我将双头龙的电源关上。
  “很爽吗?等会还有会让你们更爽的事情!”我淫笑着说。
  丽犬跟媚犬这时正不停地喘着气,但屁股仍不停地扭动着。
  〝啪!〞我拿起皮鞭对着她们的屁股就是一鞭。
  没想到她们并未因此而停下来,反而更加地扭动着。
  (哦!习惯挨打啦?)我这么想着,但手上仍挥动鞭子鞭打着她们。
  我又拿来蜡烛,轮流地用蜡油滴在她们身上,媚犬未曾有过这个经验,因此她的扭动虽然停了一下,但很快地又再次加入丽犬。
  看到她们两个越来越能沉溺在被虐的快感里,我不由得感到高兴。
  (看来她们已经无法离开我了!)我高兴地想着。
  “丽犬,去把鞭子拿着。”我解开丽犬身上的绳子命令着。
  丽犬爬去拿来了鞭子,她将鞭子放在我的脚前。
  “丽犬,拿着鞭子,慢慢地鞭打媚犬!”听到我的命令,丽犬虽有些犹豫,但还是拿起了鞭子鞭打着媚犬。
  丽犬原本小力地打着,但越打也就越大力了;好似在报复媚犬先前不顾姐妹情份地鞭打她;我则拿着蜡烛站在丽犬的身边,继续将蜡滴在丽犬的身上。
  媚犬被丽犬打得哀叫不已,丽犬仍未见心软,继续用力地抽打着媚犬。
  “媚犬过来!”我解开媚犬身上的绳子后,就把原本在我手上的蜡烛交给媚犬:“媚犬,丽犬这么用力地打你,你就拿蜡烛好好地滴在丽犬的身上吧!”
  媚犬高举着蜡烛,好让蜡油能滴在丽犬的身上,丽犬则是鞭打着媚犬。
  我拿起了摄影机,将这一幕姐妹互虐的镜头拍下。
  当媚犬再也忍受不住丽犬的鞭打时,我制止了丽犬,并将她们两个手上的道具换了过来,命令她们继续;现在变成了媚犬拿着鞭子鞭打着丽犬,而丽犬拿着蜡烛滴在媚犬的身上。
  媚犬拿到鞭子时,不似丽犬由小力开始,第一鞭就用力地抽在丽犬的身上报复着。
  看到她们两个死命地调教着另一个,我的心中不由得更加兴奋。
  (她们两个开始仇视对方了,接下来只要引发她们的竞争心态就行了。)
  “你们两只母狗过来服侍主人吧!”我命令着她们两个。
  丽犬及媚犬放下自己手中的道具,丽犬在放下蜡烛前,先吹灭了蜡烛的火焰后,才爬了过来。
  由于媚犬先爬到我的跟前,因此她脱下了我的裤子,一张口就将我的肉棒含进嘴里。
  丽犬慢了一步,因此在那看着媚犬舔弄着我的阳具。
  “嗯!媚犬的口技不错哦!”我故意这样说着,为的是剌激丽犬的竞争心。
  果然丽犬不服输地爬了过来,用她的舌头在我的阴囊舔弄着,还不时将我的阴囊吸入她的口中,卖力地服侍着。
  “哦!丽犬的口技也不错哦!”我也不吝啬地称赞丽犬的口技。
  媚犬为了和丽犬比谁的口技好,她们更加卖力地吸吮着我的肉棒。
  我看到她们的竞争心已经被我引发了;于是我后退坐到椅子上。
  “丽犬及媚犬你们一起来服侍主人的肉棒吧!”
  只见她们两个以最快的爬行速度爬了过来,一左一右地舔吮着我的肉棒,我乐得坐在椅子上享受她们两个的口舌服务;当然不忘将这幕拍摄下来。
  “现在把屁股对着主人!”我命令着她们。
  丽犬及媚犬争先恐后地以屁股对着我,深怕比对方慢。
  我笑了笑,起身去拿了浣肠液及注射筒过来。
  “现在给你们两个都注入200cc的浣肠液,谁能比另一个还要慢排泄出来,等会我就先戳谁的淫穴。”说完,我就分别在她们两个的肛门里注入了浣肠液。
  我为了使这个比赛更有挑战性,不但以摄影机拍摄着,还拿来两根按摩棒及蜡烛,将按摩棒插入她们的淫穴打开后,将两根蜡烛都点上火,同时在她们身上滴着。
  丽犬及媚犬不但要忍受着浣肠液在肛门里的肆虐、还要忍受着按摩棒所带给她们的快感,背上更有蜡烛带给她们的热痛感;她们不停地忍着,都不想输给对方。
  终于,媚犬因为接触调教的时间较短,先忍受地排泄了出来;丽犬也在确定自己赢了媚犬后,一泄如注地排出了肛门里的浣肠液。
  我命令媚犬将地上的排泄物清理干净,亦命令丽犬将她自己及媚犬的屁眼清理干净。
  丽犬完成我的命令后,我也依照我先前的承诺,将我的肉棒先插入了丽犬的淫穴里。
  丽犬一边呻吟、一边满足地让我抽插着,媚犬则在一旁边看边自慰着。
  由于丽犬先前已被按摩棒挑逗了许久,因此很快地就到达了高潮;而我则转移目标,将我的肉棒插入媚犬的淫穴内。
  “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主……人……的……肉……肉……棒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哦……!”媚犬满足地呻吟着,还以她阴道的肌肉夹紧了我的肉棒。
  我在媚犬的体内抽插了数十下,终于也忍受不住地将我的精液,射在媚犬的淫穴里,媚犬也同时到达了高潮。
  隔天,我们‘如常’地上班去了,我为了最后的一步计画,问明了丽犬她们公司的地址及所属的部门。
  “我会随时对你们进行”突击检查“,要是你们那个被我发现你们在公司时,没依照我的命令做的!就自己小心点!”
  为了使她们的身心都能早日地转变成为最淫荡的母狗,在她们的肛门里均塞入另一颗跳蛋,好使她们前后的两个洞都能够受到剌激。
  我亦开始为三天后的最后计画准备着。
  在我准备着计画的这三天里,照常地利用她们的竞争心调教着,也开通了媚犬的肛门;很快的,就到了进行计画的早上。
  丽犬及媚犬裸着身体,等着我用绳子捆绑她们,我先拿出了这三天准备好的贞操带。
  贞操带上一前一后地排列着一大一小的两支电动假阳具,贞操带原先就附有锁孔,因此她们在穿上之后,若没我的钥匙,她们是无法打开的;在尿道的位置有着一个小孔,因此她们就算无法脱下贞操带,也可以排尿。
我命令媚犬张开双脚,先帮她穿上贞操带,确定两只假阳具都进入之后,打开了电源,就听到低沉的〝嗡嗡〞声,但不是很注意的话,听不太清楚。
  我把按制器放在贞操带的内侧,〝喀卡〞的一声,贞操带就锁住了媚犬的淫穴。
  经过这几天下来的调教,媚犬及丽犬都能接受最强烈的调教,因此她们身上的绳子也一天比一天绑得要更紧、更为复杂。
  媚犬的身上依旧被我绑上了“变形菱绳”,为了与之前的绑法有所区别,以两条绳子,一上一下地紧紧地夹着她的两粒乳头;如此一来,她无论是什么样的姿势都能够剌激着她的情欲。
  绑好了媚犬后,同样的帮丽犬穿上贞操带,正当拿了绳子要绑丽犬时,丽犬开口了:“请主人把丽犬也绑成媚犬那样吧!”
  我想了想,但在丽犬的身上以绑媚犬的方式绑好。
  她们穿好衣服后,我们就一同出门了。
  看着她们强忍着兴奋的走着,我不禁心想:(今天以后,我就会完全拥有你们这两只母狗了!)
  我并不急着到公司上班,我跟公司请了一天的假,为了完成最后的计画。
  我到铁工厂去看看,我昨天跟他们订制的两个长一公尺半、宽一公尺、高一公尺的铁笼,做好了没?
  铁笼已经做好了,就等着送货而已,我坐上了铁工厂的车,跟着他们一起将铁笼运回到我家,请他们搬到我预定放置的位置后,才将尾款付给了他们。
  我摸着铁笼:(光是想象丽犬及媚犬睡在里面的模样,就令人兴奋呀!)
  很快地,我计画中预定好的开始时间快到了;我开着租来的车子前往丽犬她们的公司。
  我站在丽犬她们的公司外面,压抑着自己因兴奋而狂跳不已的心脏,一步步地走了进去。
  “你好!我要找贵公司的林丽桦及萧韦翎。”我向柜台小姐说了她们的名字及部门之后,就在另一位小姐的带领下,到达了她们工作的楼层。
  一出电梯,就看到丽犬及媚犬连袂站在会客室的门口等着我。
  向带领我的小姐道谢之后,进入了会客室里面。
  “主人!丽犬向主人请安!”“主人!媚犬向主人请安!”门才关上,丽犬及媚犬便同声地向我请安着。
  “嗯!你们把裙子撩起来!”我命令着。
  “……是!主人!”丽犬及媚犬迟疑了一下,旋即回答后,就把裙子撩了起来。
  我走向她们,隔着她们的制服抚摸着她们的身体,确定她们身上的绳子是否仍是绑着的。
  “嗯!很好!”我满意的点头说着:“现在把衣服都脱下吧!”
  “是……主人!”她们虽然有些迟疑,但还是依照命令,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。
  “像平常一样趴下吧!”我拿着她们的制服,再次下着命令。
  她们都四肢着地之后,我先从口袋里拿出了项圈,分别戴在她们的脖子上,并系上了狗炼;再拿出口枷塞入她们的嘴里。
  “走吧!今天要为你们进行母狗印记!”我拉了拉狗炼,就牵着她们走出了会客室。
  一路上,她们公司的同事非常惊讶的看着我们,不停地议论着。
  “她们两个怎么会这样呢?”
  “真想不到平时看来一副清纯的模样,骨子里竟然这么下贱……”
  “对呀!对呀!真是不要脸!”
  还有些男同事在我们经过他们身边时,在她们身上的绳子拉一下,或在她们的身上摸一把。
  “哇塞!绳子绑得还真紧耶!早知我也这么对她们就好了!”
  “是呀!真是可惜了!”
  丽犬及媚犬听到与自己共事许久的同事们,如此地不堪地羞辱着她们,不由自主地流着眼泪。
  她们这时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:(我再也回不了正常的世界了!)
  我一路牵着她们走出她们公司,路上的行人也指着她们议论着。
  我把她们牵上车后,很快地就开走了。
  我从车上的后照镜看着她们说:“从今天起,你们就不再具有人的身份,而是我所饲养的真正母狗了!”
  回到家后,牵着她们进到屋子里,我先将媚犬的链子绑在柱子上;命令丽犬躺到桌子上去。
  将丽犬在桌子上绑好之后,拿出准备好的乳环及穿孔枪,拿着穿孔枪对准丽犬左边的乳头后,按下了扳机,丽犬的左乳头就贯穿了;同样地贯穿了丽犬的右乳头。
  丽犬痛得从口枷的孔洞里发出惨叫,听得媚犬在一旁发抖着。
  我拿起乳环,分别穿入丽犬乳头上的洞里并焊死之后,就将丽犬解开,拿来手铐将她的手铐在她的身后,命令她在一边待着。
  “媚犬,换你了!”我同样在桌上绑好媚犬,很快地也在她的乳头上戴上了乳环。
  “在你们乳头上的乳环,就是母狗刻印!从今以后就只是被饲养的母狗了!”
  我向她们宣告着。
  丽犬及媚犬哭泣着,我看着她们乳头上闪亮的乳环,心中不免得意。
  我解开她们身上的贞操带,取出控制后,再次将贞操带锁上,并将控制器开到最大。
  没多久,她们的哭泣声慢慢隐去,代替的是呻吟声。
  我脱下裤子并解开了她们的口枷,她们不等我的命令,不约而同地爬到我的前面舔吮着我的肉棒,并不约而同地说:“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丽……丽……犬……请……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尽……情……情……地……调……教……丽……犬……”
  “主……人……媚……犬……犬……也……请……主……人……尽……情……地……调……教……媚……犬……”
  听到她们同时要求着要接受调教,我知道我最后的计画成功了,她们永远都会是我最忠心的母狗了。
  第九章
  二女双亡自从丽犬与媚犬被穿上了乳环之后,她们的心里也有了些许的认命,不管我给予什么样的调教,她们都更能接受,甚而越来越能享受被调教的快乐。
  看着她们在我的命令下,相互地取乐、挑逗着,在我的心里也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油然而生:(何不让她们完完全全成为被我拥有的?)
  由于我们不是回教徒,而台湾的法律也无法接受一夫二妻,若是要让她们有长时间不用回家,除了婚姻或外派之外,恐怕没别的方法……
  (若要让她们的家人不会找她们,恐怕就只有让她们消失……)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,我的支配欲竟强烈至此?但现实的问题,却又不得不让我往这条路上思量着……
  我让她们向不同的保险公司各投保了两份意外险,一份一千万给她们的家人、一份五百万的受益人给我,并为她们安排了国内的旅游行程,只是……这将会是她们最后一次共同出游……
  我设计了一场假山难,制造丽桦与韦翎一同出游,却不幸双双罹难的假象,使得她们的家人信以为真,并花了一些时间,通过保险公司的查问,得到了她们的意外险的理赔金。
  而媚犬与丽犬在狗笼里一边看着自己已然死亡的报导、一边在春药与按摩棒的双重剌激下,接受了自己完全从世界上除名的事实。
  “丽犬、媚犬,从今天开始,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林丽桦与萧韦翎这两个人的存在了,你们已被政府认定死亡了,就好好的接受我的调教并接受你们的新身份吧!”我在笼子旁一边看着她们到达高潮,一边说着。
  (但是,谁又会知道她们不但活得好好的,还成为了两只女犬?而且还是被我拥有的专属女犬呢?)我在心里不禁得意地想着。
  自从她们看到了自己死亡的报导,明白自己已成了活死人,除了接受自己是被我饲养的女犬之外,她们也没别的路可走了。
  为了让她们习惯于成为女犬的生活,在制造她们假死亡的假象之前,我就先量好她们半握拳时手的尺寸并套了个模,并向国内的乳胶厂,订制了两套女犬手套;以及向国外的SM站台订购犬尾,而这些东西刚好也在她们死亡的隔天,以货运送到了我家里。
  “丽犬先戴上这个特制的手套。”丽犬顺从地从笼子里爬了出来,蹲在我的前面,双脚分开,双手在胸部高的位置半垂着。
  我拉过丽犬的左手,让她半握拳的戴上犬爪,并将在手腕部位的锁座上,加锁锁上,除了用钥匙之外,就只能破坏掉手套才能拿得下来了;当丽犬左手戴好之后,我很快地也将丽犬的右手戴上犬爪。
  “呵呵!看来很可爱呢!丽犬的手变成犬爪了呢!”我摸着丽犬的头说。
  丽犬看了看自己的手,在地上压了压,发觉犬爪很合适她半握拳之后的手形,就明白我那时套的模有什么用途。
  “对了!还有这个,把屁股向着我!”我对丽犬说着。
  她顺从地转了过去,我解下每天固定着的贞操带,将原本装置在上面的肛门塞换成了犬尾之后,在丽犬的肛门涂上KY,就把犬尾的根部又插进了丽犬的肛门里去,并且又将贞操带锁上了。
  “丽犬,去走一圈看看!”丽犬就以犬行的方式,在我家不大的院子里犬行着。
  现在的丽犬,双手都被犬爪套住,屁股也被插上了犬尾,在这么一犬行,已有着狗的形态了。
  “媚犬,换你了!”媚犬从笼子里出来,我很快地也为媚犬换上犬爪及犬尾;相同的也让媚犬去走了一圈回来,看着媚犬及丽犬现在的犬样,我不禁有些得意,能让她们两个从人变成了犬……
  在她们穿上了犬装之后,我也参照网站的资料,将犬艺教给她们,坐下、装死、站立……等等,她们从别别扭扭到泰然接受,而我也将她们的资料及调教照片,以日本五十音的拼音取了一个假名,发表在犬屋哀玩堂上。
  而我原以为日子可以就这样地惬意地过着,谁知这时……
  而由于牠们原本都是高知识分子,虽说现在牠们已接受自己的新身份,为了让牠们能从心底认定自己是被饲养的女犬,我去大卖场买了包狗粮,每个星期一、三、五牠们只能以狗粮为食,原本是打算让牠们都只以狗粮为食的,但狗粮的营养素对人类的身体而言,并不足够;所以只好打消原本的想法,改以让牠们隔天食用一次。
  而我也在牠们星期二、四、六的一般食物里添加了春药,让牠们的身体习惯性的处于性兴奋状态,但受到贞操带的限制,牠们无法让自己得到高潮,只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,牠们却自己学会从摇动犬尾的这个动作上得到些许的慰藉。
  于是星期二、四、六的晚餐之后,就会看到两只母狗,一边喘着气,一边不停的摇摆着尾巴,好让自己火热的身体得到些许的慰藉……
  半个月后,就算我不在牠们的晚餐里加料,牠们也都会在享用过晚餐之后,摇动着牠们的尾巴追求那微不足道的慰藉。
  这半个月里,我不停地工作,以赶上我先前为了安排她们死亡的那场戏所担误的进度,因此,我也有半个月的时间,没有好好地调教我的两只母狗。
  而牠们的欲望,在半个月的春药刺激下,被催谷到极限,原本知识分子的神采消失了,取代的是渴望情欲被满足的饥渴……
  “YA!”在我还没被我积欠的工作量操死之前,我终于补回了被我担误的工作量。
  当我下班回到家,丽犬跟媚犬正在笼子里互相的逗玩着,牠们互磨着乳头,嘴里不停地喘息着,而牠们的尾巴,也在牠们互磨乳头的过程里,不停地摇动着。
 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这活色生香的犬戏。
  “铃~~铃~~”当我看得正入神时,我的手机非常不识相的突然响起,把我跟正在相互取乐的两只母狗都吓了一跳……
  “喂~哪位?”我没好气地接起电话。
  “哪位?你这死小子还有没有良心呀?枉费你老妈我辛辛苦苦地挺了十个月的大肚子,才把你给生了下来,你居然还没好气地问我哪位?哇~~早知当初生块叉烧也比生你好呀!”电话的那头霹雳啪啦的丢来一长串的抱怨。
  救命呀!怎么会是我那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老妈打电话来,我刚还用那种要死不活的语气接电话,这下死定了,不行!赶快补救一下……
  “没啦!刚下班正在闭目休息,没看是谁打电话来就接起来了,要是知道是我那含辛茹苦,美丽大方亲爱的老妈打来的,我那敢用那种语气呀!”我赶紧在电话里跟老妈赔不是,省得遭殃……
  “算你这死小子还有点良心,你最近怎么都不回家呀?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女朋友,就舍不得回家啦?”
  “天地良心呀!我那敢不回家呀!只不过是最近公司比较忙了点,所以就比较少回家而已!”
  “忙?忙到连打通电话回家的时间都没有,还要你老妈我打电话给你这死孩子哦?”
  “没有啦!只是不小心忙忘了啦……”死定了!接下来,千万不要是我想的那句台词……
  “真的有这么忙吗?忙到连找个老婆,为老妈我生个金孙的时间也没有?你什么时候才想让老妈我享受含贻弄孙的快乐日子呀?你不知道老妈我已经盼很久了吗?”
  (呵呵!标准台词果然出现了!)我不禁苦笑着,可是老妈接下来说的话,让我再也笑不出来!
  “先不管那个,过两天我到你家去住个几天!”
  “蛤?啥?老妈你要来我这住几天?”
  (完了……死定了……不行!一定要让老妈打消念头!)
  “可是这几天公司有大案子要做,老妈你来的话,我没时间陪你呀!”
  “你那我又不是第一次去,我可以照顾自己,就这么说定了!过两天见,掰掰!宝贝儿子!”
  “等等!老妈等等!”我急着对手机大喊!
  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可是老妈已经把电话挂上了,我无力地将电话从耳边移开,愣愣地看着手机:(这下惨了!忙着调教牠们,完全忘了我那个老妈的存在,老妈什么时候不好挑,挑这个时候要来……)
  丽犬跟媚犬在笼子里看着我,我也转头愣愣地看着牠们:(更惨的是,我要怎么跟老妈解释她们两个呀?)
  原本想下班回家之后,好好地调教牠们,这会因为老妈的一通电话,我什么欲望都没了……
  我在屋子里不停的踱步,思索着该如何解决眼下的这个烫手山芋……
  (这下要怎么办?老妈来看到她们,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更别提我该怎么解释我、丽犬跟媚犬之间的关系,怎么办呢?)
  (丽犬是绝对不能从家里走出去,毕竟牠的家人都住在附近,媚犬是还可以,但是丽犬的家人一定见过她,不管是她们其中的那一个,都会使得她们已死亡的事实被推翻……)
  (但又不知道要怎么跟老妈解释……烦哪!)
  在想不出任何解决方法的情况下,我只能用最笨的方法,去找间汽车旅馆,趁夜把她们送过去,并跟柜台约定好─不用打扫、整理。
  至于丽犬跟媚犬的饮食问题,除了喝水有水盆可以解决,食物也只能等我下班时再带过去了。
  只能暂时先渡过老妈来的这几天再说。-_- “”“
  所幸,老妈隔天早上就来,但看我的工作每日忙到早出晚归的,她也只是叨念一番,要我找个女友、早点结婚生子之外,待了一天就回去了。
  第十章
  新
  居虽说先前因为丽犬与媚犬的保险,我一共得到了一千万的理赔金,但那必须支付两犬的生活开支及道具,因此,我原本也没打算如何善用,因此交由投资公司打理。
  但经过这次老妈的震撼教育之后,我决定将这笔钱做最有效的运用,只是当我跟投资公司商议要取回资金时,一千万竟被他们翻了一翻多了近两倍,已有三千万左右时,我算了算,只取回两千万运用,而剩下的一千万再交由他们继续打理。
  我在附近地价较低的地方,买了近五十坪的建地,并找建筑商建了一栋地下两层、地上三层的怪屋(建筑商看到我的设计图时,着实被这样的设计图吓了一跳!),但付钱是大爷,他们也很快地完工了。
  当整栋屋子建好之后,两千万的资金还剩下近八百万左右,我又找来装潢公司,就地上三层的建筑进行装潢;装潢包含所有家具,我手头上可以灵活运用的仅余三百万左右。
  我将地下一楼隔成了三个房间,笼房、道具房、以及调教房;而从一楼到地下室的门,则被我隐藏了起来,平时看过去跟墙壁没什么两样,除非是知道位置,否则很难看得出那里有一道门存在。
  笼房:放的自然是丽犬与媚犬的笼子啰。
  道具间:各种调教道具一应俱全。
  调教房:放置着一些新购置的大型道具:吊架、滑轮、木马( 1)、X字架、妇检台( 2)、站架( 3)……等等。
  1木马:参照日本图标找原木厂订制,正三角形,长度200公分、高度150公分,足够丽犬与媚犬同时坐在上面。
  2妇检台:则是找铁工厂订制铁架的部份,然后找沙发厂制作适当大小的坐垫安装出来的。
  3站架:依欧美图片订制,说是站架,还不如说是固定架要来得贴切;两侧的铁架上连接着几根横杆,而横杆分别位于脖子、腰部、膝盖上方、脚踝这几个位置,而每根横杆都是夹合式的,可以将她们锁在固定架上。而这个站架可以随意放置在任何的地方,若是我高兴的话,丽犬及媚犬也有可能会成为我房间里的摆设物之一。
  至于地下二楼……暂时没想到要做什么用,所以只有隔出一间间的小房间,但都使用铁门。
  而地上一~三楼则是我的起居室,平时不调教或没人来的话,丽犬跟媚犬能自由的在房子里活动,但若是像老妈这次的状况的话,她们则要回到笼房去。
  当这栋房子里外都照我的想法装潢布置好了之后,我挑了一个时间就要搬过去。
  由于新居跟旧屋只相隔约十分钟的车程,因此,而丽犬与媚犬事先并不知道我在附近另外买了块地建了新的房子。
  搬家的当天半夜三点,我将丽犬与媚犬从笼子里带了出来,在她们的项圈上扣上狗炼,就这么带她们出门,一路蹓着两只美女犬过去,为了避免被她们认识的人看到,我净挑小巷子走,一路上有惊无险的安全到达。
  由于她们不知道那是我们未来的新居,因此当我牵着她们停在门口时,她们很纳闷的看着我。
  “今天要将你们交给我一个朋友玩赏,你们最好别给我丢脸!”我故意这么告诉她们。
  因为晚一点的时候,搬家的工人会帮忙把旧居的一些东西搬过来,所以我就直接将她们带到地下一楼去。
  当我打开调教室的灯时,丽犬与媚犬被里面的调教道具吓呆了,毕竟这些道具对她们来说,完全是她们之前完全没有使用过的。
  “你们就在这里等我的朋友来玩赏吧!不过,在那之前……”
  我熟门熟路的去道具间里拿了几条绳子、两副附口枷的面罩出来。
  我先将丽犬的犬爪及犬嘴拿了下来,用高手小手的缚法将丽犬绑好,并将面罩套在丽犬的脸上,而面罩上仅在嘴部留了个孔,好让口球可以完全的露出来,因此,当丽犬带上面罩之后,她也仅能用嘴代替鼻子来呼吸。
  “在这里跪好。”我也将媚犬以相同的方式绑好,亦帮她戴上面罩。
  我把她们两个都绑好之后,只听到偌大的调教室里,多了她们两们人“吭吭”
  的沉重呼吸声……
  我一个一个的将她们扶到站架上去,将她们从脖子开始、腰部、膝盖上方、脚踝,一一固定锁在站架的横杆上,把她们两个都锁在站架上之后,我又去道具间里拿了四个挂式的铃铛,勾挂在她们的乳环上。
  “你们就在这边等着被玩赏吧!”我关上灯并锁上门之后,就先回到旧居去补眠,等着搬家公司来帮忙搬家……
  上午十一点,终于将旧居里大部份的东西搬了过来,不过基本上,也没什么东西好搬,除了一些我的衣物之外,家具及家电根本都是新购的,说是搬家,也只是依中国人的传统习俗挑个好时辰,做个形式罢了。
  此时距离丽犬及媚犬被锁在站架上的时间,也有六个小时了。
  (也该去看看她们了!)
  我打开地下室的门,丽犬及媚犬的呼吸声随着她们口干舌燥而变得更大了,她们的胸前一条条地口水痕,看来她们搬到新居的第一天,也够受的了。
  “嘿嘿~~真是两个美人……”我故意装了另一个口音,伸手在她们的乳房上各捏了一把!
  “呜……”长时间的拘束及失去视觉,她们的身体感官早已敏感至极,又听到不熟悉的口音,她们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。
  “要是柏帆舍得的话,我还真想买下你们哪!看看这个屁股的手感多好!又翘又软!”我在她们的屁股上摸着,“啪!当!”、“啪!当!”冷不防地各打了一把:“打起来的感觉也不错!柏帆那小子真会挑!”
  我到道具间里,拿来九尾鞭,对着丽犬及媚犬的屁股鞭打着。
  “啪!当!”、“啪!当!”一时之间,调教室里全是鞭子打在她们身上及铃铛发出的声音。
  各打了约二十下,我才停止,把鞭子挂在丽犬的站架上,在她们被打到红红的屁股上抚摸着。
  “热乎热乎的!还真暖和。”
  我将她们从站架上解开,已站了六个多小时的她们,全身乏力地躺在地上喘息着。
  我解开媚犬的贞操带,抬起她的屁股,让她的屁股翘高着;我脱下裤子,扶着她的腰,将肉棒对准她的小穴,“噗滋”一声地插了进去。
  “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媚犬的呻吟声透过口枷传出来,长时间身体都处于敏感状态,她的小穴早已湿透,感度也到达了顶点,没多久的时间,她的上半身就在高潮的来临,紧绷而微抬了起来,当她的上半身放松回到地上,我把手放开,她就乏力地滑到地上喘着气。
  我再解开丽犬的贞操带,让她仰躺着,扒开她的腿,对着她的小穴“噗滋”一声地插了进去。
  “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”丽犬的呻吟同样透过口枷传了出来,她也很快地就到了高潮,而我也在丽犬到达高潮之后,射在她的小穴里……
  我略略休息一下,就将她们的面罩都解了下来。
  “好好休息吧!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家。”
  留下乏力的她们,我关上地下室的门就回到二楼的房间里将身上的汗水冲洗一番。
  (补充资料)人物角色设定资料:黄柏帆,31岁,服饰公司专任摄影师,独居在外。
  丽犬(林丽桦),27岁,36C 、24.5、37,164 公分,OL. 媚犬(萧韦翎),24岁,35C 、2 4、35,169 公分,OL. 第十一章
  惬意生活洗完澡,精神上比较好了一点,于是,我又回到调教房去,她们还在地上睡着,长时间的站立,虽说有支架撑着,确实会让人受不了,连我自己都没把握在看不见的精神压力下,能连站五个小时以上。
  看她们睡得那么熟,我也不忍叫醒她们,自个走到笼房里,将笼子里的垫被抽了出来,铺在她们身边,慢慢地将她们一个一个抱到被子上去,我悄悄的关上地下室的门,就回到房间里去休息。
 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时分了,走到地下室去,她们两个还在昏睡。
  (真是的……)我不禁摇了摇头,走到她们身边,摇了摇她们:“你们两个该起来了吧?”
  一秒……两秒……三秒……五秒……十秒……二十秒……一分钟……两分钟……
  (还不起来?唉……)我走到站架旁,拿下九尾鞭,对准她们的屁股“咻~啪!”。
  “哇~”、“啊~”(嗯~角度不错!一次中两个!)
  丽犬跟媚犬在这一鞭之下,同时醒了过来,看到我拿着鞭子站在她们身边,立刻在被子上跪坐着,只不过两个都还是一脸睡相……
  “真是……好好的叫你们,两个没一个爬得起来,非得要我动用鞭子,你们才肯起来!”
  “算了!去把你们的尾巴叼着!”丽犬及媚犬立刻爬去叼起各自的贞操带。
  “跟我来!”我转身走出地下室,她们一前一后地跟着我爬出地下室。
  她们打量着房子里的摆设,看她们脸上的表情,大概也在纳闷为何我说的朋友家,却是我们在使用着,而整间房子里只有我们三个人,并没有我口中的“朋友”。
  我带她们进到我在一楼特别建构的浴室─专为泡澡设置,浴缸就算同时容纳五个人,还有空间可自由的转身,若是只有一个人进来泡澡,可在浴缸里躺成大字形。
  “把尾巴叼去那里放好!”我指着一旁远离浴缸的小架子说着。
  小架子仅有二十公分高,就算她们不站起来,也能很轻易的将嘴上叼着的东西放置在架子上。
  她们放好之后,不约而同的一起回到我脚边来,将手半握拳的放在胸部的高度,双脚仅用脚尖着地,双膝分开地蹲着,等待我给她们新的命令。
  我解下她们的项圈,并命令道:“伏下。”
  她们从待命的姿势变换成四肢着地的姿势,我将项圈也拿到小架子上放好,并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。
  回到浴缸旁打开水笼头,调着适温的热水,准备帮她们洗澡。
  原本是打算要在地下室设置浴室,但想想就没设置了,毕竟地下室除了调教之外,我也不打算经常使用,除了她们得睡在笼房里,其它时间,我打算让她们在房子里自由行动,除非是有外人来之外,否则我倒是没那个打算让她们天天都窝在调教房里。
  调好热水之后,我先让她们帮另一个人洗头发,之前常是我帮她们洗,但常常粗手粗脚的把她们两个的头发洗成了鸟窝,而且老是搞得她们的头发打结,得花上好一阵子去慢慢梳理,因此之后就尽量让她们自己洗了,不过大多是让她们互洗对方的头发比较多,久而久之,她们也很习惯帮对方洗头发了;但洗完澡之后,我会帮她们打理她们的狗毛(头发)。
  虽然如此,但帮她们洗澡则是我最大的乐趣,毕竟狗是不会自己洗澡的,她们也曾跟我哀求过几次,她们自己洗就好;但我总是以:“你们有看过狗会自己洗澡吗?而且帮我的两只女犬洗澡是我除了调教之外,最大的乐趣,你们就别再说了,否则以后就将你们绑着来洗!”来否定她们的请求;但渐渐的她们也习惯于我帮她们洗澡了,因为没得改变现况,也只能接受了……
  不过……常常洗到一半……她们两个就洗不下去了,因为本人的手常会将她们的重点部位洗得特别干净,而特别干净的情况下,就是在浴室里宰了她们两只美女犬……所以,通常澡一洗往往就是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,才会看到我们三个从浴室出去……而她们两个大多是星眸半闭且浑身乏力的被我抱回笼子里去……
  今天她们仍然是被我抱出浴室,只不过今天不是被我抱回笼子,而是放在客厅的沙发上;没办法,美肉当前,要我克制不逗弄她们……实在很难……
  “这间房子就是以后我们的新家,以后除了调教及有外人来之外,其它时间,你们可以在屋子里活动,但是,除非是我准许,你们身上的装备一样都不能少,而你们睡觉的时间,就自己回到笼子里去睡觉。”趁着吃东西的时间,我简短的跟她们说明了一下。
  而我则不想说明购屋的资金是从何而来,毕竟以这房子的坪数来说,那是没有个两、三千万是没办法购置的。
  吃完了晚餐,我去浴室拿来项圈及贞操带,并帮她们穿戴好,这才带着她们认识新家的环境。
  “这屋子共有五层,地上三层、地下两层;一楼:客厅、饭厅、刚才我们洗澡的浴厕、客房、后面有一个小庭院;二楼则是我的房间、浴厕、书房、客房;三楼目前都是空房,但有一间房间会辟为储藏室。”我顿了一下继续介绍:“地下一楼,则是调教房、道具室、笼房;地下二楼目前则是空的,仅仅隔出了六间房间,目前毫无作用;但若是你们不听话的话,地下二楼也有可能会成为你们的监禁室。”
  只是,这时的我完全没预料到,地下二楼的房间,在不久的未来,竟有了第一个住客……
  概略的介绍完新居的各楼层房间分布之后,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带她们回地下一楼的笼房去休息,而她们的犬爪与犬嘴也在进笼前,就又被戴了回去。
  谢瑞蕾,21岁,34B、23、34,170公分,男主角公司的服装模特儿。
  第十二章
  新居酒早上起来,我梳理好之后,将她们的饮水,放在笼子内的饮水器之后,我就出门去公司了。
  才进公司,谢瑞蕾(平时我都叫她小蕾)就跑到我面前来:“黄大哥,你昨天怎么没来?你最近好象很忙耶?”
  小蕾是公司的特约模特儿,平日没事就常常缠着我问东问西的,个性上蛮活泼的。她今天穿著小可爱、极迷你短裙、三吋高的高跟鞋,化着淡妆,将她的青春气息完全展露出来。
  “没有呀!昨天我跟公司请假一天,因为我买了新房子前几天刚装潢好,昨天才搬进去。”
  “真的吗?请客!请客!我要喝新居酒!”小蕾嚷嚷地说。
  “不行啦!我昨天才搬进去,东西都还没整理完呢!”我心想:(我也不过只搬了几件衣服过去,昨天就整理完了。只是丽犬她们要是被你看到了,那还不出乱子……)
  “不管啦!”小蕾不停的缠着我要喝新居酒。
  “好吧!不过只有我们两个人喝,太无趣了,我们分别找些交情较好的同事,下班之后,一起到我家去喝新居酒吧!”拗不过她,只好找了些平时跟我交情较好的同事,约定下班后到我家去喝新居酒。
  我算了算,一共有十几来个同事,要到我的新居去参观跟喝酒,于是连络外烩餐厅,订购了外烩并请外烩餐厅调了几个服务人员,前来服务并打理事后的整理工作。
  (开玩笑!那么多人吃的东西,光叫我一个人清,我不累死才怪……)
  下班前,我找了个理由先溜回家,丽犬及媚犬在屋子里活动着,看到我回家,她们不约而同的爬到我跟前来。
  “乖!今天有客人要来,你们乖乖待在地下室里,不要乱跑。”说完,我就带着她们回到地下室去,要她们待在笼子里,我将笼子的门上锁并把地下室的门关好之后,然后回到屋子里,略事整理一番,就回到公司去,准备下班之后带小蕾她们到我家来喝新居酒。
  下班之后,我们各自开自己的车去我家,而小蕾因为没开车,所以就坐我的车,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出发了。
  当我们到了我的新居时,外烩餐厅派来的人已经在我家外面等着了;我开了门,并跟他们说明餐厅位置及垃圾的清运点,在他们准备餐点的同时,我就带着我的同事们参观新居,当然我特意避过地下室未提。
  “哇拷!你发啦?还是中了乐透?这房子不错哦!”男同事甲说。
  “呵呵!”
  “你是不是跑去抢银行了?不然那来那么多钱?这房子要不少钱吧?”男同事乙说。
  “呿~~我要是跑去抢银行了,我还在公司做啥?我早跑路了!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  “你三楼可以辟一间专用的麻将房呀!这样以后大伙还可以到你家来打麻将!”
  女同事甲说。
  “你想太多了吧!我家可不是赌场,不然等你买新房子的时候,你可以辟一间麻将房呀!”
  “嗟~~小气!”女同事甲说。
  就在大伙你一言、我一句的时候,外烩公司的服务生就来通知已可使用餐点了。
  “干杯!恭喜黄柏帆新居落成!”
  “谢谢各位啰!也祝各位早日买新屋!干杯。”
  大伙一饮而尽,由于我找来外烩餐厅时,就事先,跟他们说好,餐点能以欧式风格为主,因此,今天的新居酒也是以欧式自助餐为取向,方便大伙能一边参观一边享用美食。
  我也私下找来服务生,要他们将每道餐点各留两小份。(新居她们两个也有份,总是要为她们留点好吃的。)
  就在大伙酒酣耳热之际,小蕾好奇的东看看、西看看,当我看到她在地下室的暗门附近的时候,我心生不妙:(希望小蕾不会找到暗门。)
  我还来不及制止小蕾时,她已发现暗门的位置,并走了进去……
  我赶紧跟在她身后,趁同事们不注意的时候,我也闪入了地下室的暗门,并从内将暗门关好。
  我急忙地找寻小蕾,这时,“啊~~”从调教室传来小蕾的惊呼,我三步并作两步冲进调教室,小蕾惊愕的站在笼房外,向内看着。
  (唉~~慢了一步,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,恐怕……)“小蕾怎么了?”我佯装不知走到小蕾的身边。
  “黄……黄大哥!笼……笼子里怎么关了两个女……女人?而……而且她们怎么都没穿衣服?”小蕾仍未从惊愕中恢复,说话断断续续的。
  “唉……小蕾!即然被你发现了,黄大哥也只好让你留下来陪她们了!”
  “不唔……”小蕾睁大眼熊熊还没想通我在说什么,突然,她发觉我话里的意思,她惊叫着。
  在小蕾惊叫的同时,我迅速地用手捂住小蕾的嘴,将她拉进道具室里,并拿起口枷塞进她因惊呼张大的嘴里,小蕾不停地挣扎着不让我封住她的嘴,我只好用手臂勒住她的脖子,让她的头无法自由地摆动。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小蕾的嘴里仍不停地发出声音,希望能引起同事的注意并发现地下室的存在;无奈她的嘴被封上,她的声音被阻隔住,她的声音根本传不到我那群同事的耳里。
  我把口枷弄好之后,我拿起手铐,抓住小蕾的双手,“嚓卡!嚓卡!”地两声将她的手铐在背后,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小蕾不停地扭动着,但她的手被我抓住,因此她身体的扭动幅度,当我把她的手铐好之后,她还不停地挣扎着,我只好用左手继续勒着她的脖子。
  我拿起一副脚铐并用右手拿着一端,我的左手紧勒着小蕾的脖子,硬逼小蕾蹲下,我将脚铐靠在她的右脚的脚踝上,用力一压,“嚓卡!”地一声,脚铐已铐在她的右脚脚踝上,当我顺着链子要拿另一边的铐环时,一没注意,竟被小蕾挣脱了,她一挣脱就立刻朝往一楼的门冲去。
  就在她快冲到楼梯口时,我已追上她,并从后抱住她,转念一想:(直接拖到地下二楼的房间里先关着吧!)
  于是我拖着仍在不停挣扎的小蕾,直接走下地下二楼:“唔……唔……”,因为小蕾不停地挣扎,有几次差点抱着她一起滚到楼梯下去;终于将小蕾抱拖到地下二楼,我把她推进左边第一间里去,并把铁门关上,用原本勾挂在铁门上的锁,将小蕾关在里面。
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小蕾仍在不停地发出声音,我看了看表,我已在这里用了快二十分钟,要赶快回到上面去。
  我利用上楼梯的时候,将我因为小蕾弄乱的衣服稍事整理好,避免同事们发觉有什么异常的地方。
  当我回到餐厅时,不少的同事已经喝昏了,我佯作没事地加入他们。
  有些尚称清醒的同事,发觉小蕾不见了,我则告诉他们,小蕾跟我说她有急事先走了。
  (幸好没人察觉刚才地下室的骚动及小蕾的惊叫声……)
  大家酒足饭饱之后,同事们一一的告辞,而外烩餐厅的人员也在把餐厅收执好,并收取了所有的费用之后离开了,而我请他们预留的餐点,他们则细心的帮我放在冰箱里,方便我取用。
 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,从冰箱里拿出那两份餐点,走入地下一楼,打开笼子让丽犬及媚犬出来,将餐点放在地上,并解开她们的犬嘴,让她们享用新居酒的餐点,我则靠着墙坐下,看着她们吃着今晚的美食;但我们一人二犬没人提起刚才的那场骚动……
  第十三章
  意外收获“跟我来!”看着丽犬及媚犬吃完了新居酒的餐点,我带着她们走下了地下二楼,打开了左边第一间的门。
  小蕾原本靠着墙坐着,看到门被打开,她站了起来就往外冲……
  “小蕾,你要去哪?同事们都走了。”我一打开门就看到小蕾往外冲,我将她抱个满怀,制止了她往外冲的企图。
  小蕾原本还打算挣脱我的怀抱,听到我这么说,她也不再挣扎了,她原本还想说同事还在的话,还有人可以救她离开这里,但同事都离开了,她的希望也没了。
  我看小蕾不再挣扎,就放开了我的手,小蕾慢慢的往后退着,直到她的背碰到墙,她才无力地坐下,她的头一直低垂着。
  丽犬及媚犬一直跟在我的身后,她们静静地看着。
  “唉……”我叹了口气说:“我帮你把口枷解开吧!”
  我走到小蕾前面蹲下来,正要伸手解开小蕾的口枷,这才发现小蕾早已哭成了泪人儿,她的脸上有着泪痕,我拭去小蕾的泪,这才解开了小蕾的口枷。
  “小蕾,你还好吗?”我柔声地问着。
  “不好……我哪里会好?黄大哥!求你,让我走好吗?我保证不会跟人提起今天的事情!”小蕾抬起头哽咽地说。
  “小蕾,不是黄大哥不让你走,而是这件事的太严重了,黄大哥的未来会被你今天发现的事情毁了,所以……”我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:“小蕾,纵使有你的保证,黄大哥也实在不能让你走。”
  “哇~~黄大哥!你平时最疼我的了,让我走啦!我真的不会跟人说出这件事的。”小蕾索性大哭了起来。
  “小蕾乖!不哭!”我将小蕾抱进怀里:“黄大哥什么事都可以答应你,只是这次真的不行!小蕾!若不是你的好奇心太重,发现了丽犬及媚犬的存在,黄大哥也不会出此下策,这只能怪你自己太好奇了。”
  “哇~~”小蕾哭得更大声,整个空间里都是她的哭声。
  我看她越哭越大声,我轻轻地放开她,把铁门关好锁上;带着丽犬及媚犬回到笼房去。
  将犬嘴给丽犬及媚犬带上之后,我就回到房间里去。
  整个晚上,我的梦里都是小蕾哭泣的脸庞。
  隔天,我去上班之前,先到地下二楼去看了看小蕾的状况,她大概前一天哭得太累了,所以连我开门的声音都没听到,更没发觉我已悄悄地用脚铐将她的两只脚都铐上了……
  平静地过了一天,公司的同事根本没人怀疑小蕾怎么不见了,这让我不免稍稍地感谢着小蕾平时没事就消失个十几来天的<好习惯>。
  (但就这样把小蕾关着吗?又能关她多久?)我的心里一直在打算着小蕾的事,虽说那时说要小蕾留下来陪丽犬及媚犬她们,但是对于小蕾,我一直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……
  (放了她?纵使有她的承诺,她不会将看到的说出去,但心里总是有个疙瘩存在;但一直把她关着也不是办法……)
  一个想法在我的脑海里形成,但在没办法的当下,我也只能够走一步是一步了……
  下班后,我去找了间木材行,做了一个木箱,又去找了些东西。
  我搬着木箱走进关着小蕾的房间,将木箱放在小蕾的面前,从木箱内拿出我事先放进去的项圈、食物及饮料放在木箱上。
  “小蕾,黄大哥给你两个选择的机会:第一个选择,吃完东西之后躺进木箱里去,我把你埋到野外去;第二个选择,吃完东西之后戴上项圈,跟她们一样成为被黄大哥饲养的女犬;这样我就不担心你会把我的秘密说出去!给你一个小时选择。”说完,我打开小蕾的手铐后就关上门出去了。
  只是有一件事,我没跟小蕾说,不管她选择死或是成为女犬,她都将只会有一个选择……
  小蕾呆呆的看着她面前的木箱跟项圈,一个是死、一个是跟那两个女的一样,没有尊严、没有自我的活下去,不管那一条,都等于死。
  (但活着就有机会,死了连机会都没有)小蕾的手伸向项圈,又收了回去:(可是被活埋,还有机会可以从土里逃出去,就算是死,至少死得有尊严……)
  想着这两个令她挣扎不已的问题,她没有拿起吃的,她只拿起了饮料,一边思索、一边喝着……
  一个小时后,我再次打开关着小蕾的房门,项圈并未戴在小蕾的脖子上,项圈被放在木箱旁;而小蕾躺在木箱里;食物一口都没动跟饮料瓶放在一起,我掂了掂饮料瓶的重量,小蕾倒是把饮料全喝了。
  我摇了摇小蕾,她已在箱子里睡着了。
  “小蕾,很难选吧?而你最后却选择了死,黄大哥只能用一个最极端的方法了。”我看着昏睡的小蕾喃喃自语。
  由于我在饮料里下的安眠药剂量并不多,为了达成我的目的,我把小蕾从木箱里抱了出来,将她抱到调教室里,将她放在妇诊台上,我拿来装着今天另外买的东西的袋子,从里面拿了一瓶乙醚出来,倒了一些在手帕上,捂在小蕾的鼻子上。
  三分钟后,我将手帕拿开,这会小蕾就算天塌了下来,她也醒不过来。
  我把站架移到妇诊台旁;我将小蕾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下来,小蕾的身材很好,34B、23、34,皮肤白皙又细致。
  我又从袋子里拿出一包棉球,拿了两个塞在小蕾的耳朵里,又去道具室里拿来低温蜡烛,我将低温蜡烛点燃,在小蕾两边的耳朵上,将她耳朵的洞内都滴满蜡油,把棉球封在小蕾的耳朵内;当我在滴蜡油的时候,小蕾她仅仅只是皱了皱眉头,并未醒过来。
  在蜡油快干未干之际,我将蜡油稍微捏了一下,捏了一个小小的凸点,以便未来能将蜡油取出。
  在两边的蜡油都干了之后,我从袋子里拿出一大卷的纱布,将小蕾的头像木乃伊一样包了起来,我包到她的嘴时,我从袋子里拿出一根无针头的点滴管,将其中的一端插入小蕾的嘴里,这样就算长时间包着她,只要我将外面的这头接上水瓶或点滴瓶,她都能从管子里吸取水份。
  我特别在她眼睛及嘴巴的位置多缠了几圈,让她就算醒来之后,她仍然无法张开眼睛跟嘴巴;在包她鼻子的时候,我不敢包得太紧,以免她因呼吸困难被闷死;小蕾现在什么也都看不见、什么话也不能说。
  当我把她的头包好之后,我从袋子里拿出一条导尿管,在其中的一端涂上K Y慢慢地插入小蕾的尿道内;又去道具室里拿来一个小肛塞,在小蕾的肛门涂上KY之后,慢慢地推入她的肛门内。
  然后将她固定到站架上,而我继续用纱布将她包裹起来,小蕾完全被我包裹成了一个木乃伊,但我又再包了一层纱布,现在小蕾就算不用支架,仍会直挺挺地站着。
  我包好之后,在地上铺了一层塑料布,让小蕾躺在上面,我从我买回来的东西里,拿出最后的一样东西─速干性乳胶,我从小蕾的头部开始倒上乳胶,很小心的避免小蕾的鼻子前方被乳胶封住。
  我继续用乳胶将小蕾封起来,脖子、胸部、腰部、阴阜、大腿、小腿、脚掌,当我封到大腿的时候,我没忘记将导尿管的另一头留在乳胶之外;当我把前面都用乳胶封上之后,我把小蕾转了一面,继续用乳胶将她封起来。